华北铁建建设有限公司三河分公司与北京建工金源环保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三河市水务局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河北省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20)冀10民初82号
原告:华北铁建建设有限公司三河分公司,住所地三河市黄土庄镇后沿口村。
负责人:何井旭。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国庆,河北张国庆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何宁,河北张国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北京建工金源环保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西环南路**。
法定代表人:蒋超。
被告:三河市水务局,住所地三河市泃阳西大街**。
法定代表人:刘迅豪。
原告华北铁建建设有限公司三河分公司(以下简称“华北铁建三河分公司”)与被告北京建工金源环保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源公司”)、三河市水务局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20年5月18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2020年10月2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华北铁建三河分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国庆、何宁到庭参加诉讼,被告三河市水务局、被告金源公司经合法传唤未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华北铁建三河分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依法确认原告与被告金源公司签订的《建设项目工程承包合同》无效;2.判决被告金源公司支付原告工程款人民币3716071.8元,并以3000000元为基数,按照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同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标准向原告支付自2018年4月5日至实际付清之日的利息;以222819.82元为基数,按照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同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标准向原告支付自2018年3月26日至实际付清之日止的利息;以216173.98元为基数,按照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同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标准向原告支付自2018年7月2日至实际付清之日止的利息;以277078元为基数,按照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同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标准向原告支付自2018年7月20日至实际付清之日止的利息(至起诉之日止,以上四笔利息暂计370000元);3、判决被告三河市水务局给付原告工程款人民币25228800元;4、本案案件受理费、保全费由金源公司承担。事实和理由:被告金源公司与被告三河市水务局于2017年9月18日签订《建设项目工程总承包合同》,约定被告三河市水务局将三河市泃河错桥闸生态砾石床工程(以下简称“案涉工程”)发包给被告金源公司。合同另约定了其他事项。2017年9月27日,原告与被告金源公司签订了《建设项目工程承包合同》,约定金源公司将上述工程中除勘测、设计之外的全部工程发包给原告,由原告负责施工。合同另约定了其他事项。2018年5月3日,原告与被告金源公司签订了《三河市泃河错桥闸生态砾石床工程承包合同事宜备忘录》(以下简称《备忘录》),约定项目的所有主材、采购合同均由金源公司与供应商签订,原告将相应采购款汇入被告金源公司账户,由金源公司支付给供应商。合同签订后,原告以包工包料的方式负责了上述项目的施工,于2019年10月15日竣工,并经被告三河市水务局相关单位验收合格。上述合同履行过程中,被告三河市水务局于2018年3月29日向被告金源公司支付了1000万元预付款,但被告金源公司仅向原告支付700万元,剩余300万元一直未按合同约定支付给原告。2018年3月26日及2018年7月2日,原告又应被告金源公司的要求分别为金源公司垫付了税款222819.82元及216173.98元,被告金源公司一直未支付给原告。2018年7月20日,原告按《备忘录》要求将款327078元汇入被告金源公司账户,用于支付材料,但被告金源公司仅向材料供应商支付了5万元,原告不得不另行再支付材料款277078元。涉案工程竣工验收后,被告金源公司既未向被告三河市水务局领取工程款,也未支付原告剩余工程款。原告认为,被告金源公司与原告签订的合同将涉案项目整体转包给原告,违反了相关法律规定,应属无效合同;被告金源公司未按时支付原告工程款300万元、未偿还原告垫付的税款、挪用原告支付的材料款给原告造成了损失,应向原告支付利息;原告作为实际施工人,有权直接向作为发包方的被告三河市水务局主张权利,被告三河市水务局应在欠付工程款的范围内承担责任。综上,为维护原告自身合法权益,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向贵院提起诉讼,恳请人民法院在查清事实后,依法判如所请。
被告金源公司、被告三河市水务局未出庭发表答辩意见。
原告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的证据有:证据一、被告金源公司与被告三河市水务局签订《建设项目工程总承包合同》。证明被告三河市水务局作为甲方将涉案项目发包给被告金源公司,合同总价款暂计43651969元,其中勘察设计费及竣工图编制费为220万元整,施工工程费以三河市评审中心评审结论为准。甲方预付30%工程款,工程竣工验收合格后付至合同价款的60%,工程竣工验收合格后一年付清工程款。证据二、原告与被告金源公司签订的《建设项目工程承包合同》。证明被告金源公司将其承包的涉案项目除勘测、设计之外的全部工程整体转包给原告,原告系涉案项目的实际施工人,双方约定工程价款暂计41129814.04元,具体金额以三河市评审中心评审结论金额为准,被告金源公司承诺在收到建设单位拨付的工程款,扣除税金后五个工作日内将款项全额拨付给原告,该合同虽然因违反相关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属于无效合同,但是合同中约定的工程款结算条款可以作为双方结算的依据。证据三、原告与被告金源公司签订的《备忘录》。证明原告与被告金源公司约定项目的所有主材采购合同均由被告金源公司与供应商签订,原告将相应采购款汇入金源公司账户后,由金源公司支付给供应商。证据四、河北省建设工程竣工报告及河北省建设工程竣工验收报告。证明涉案工程已于2019年10月15日竣工,并经被告三河市水务局验收合格。证据五、建设项目投资评审结论。证明经三河市财政投资评审中心评审认定涉案工程施工工程费为4482.88万元(不含勘察设计费),扣除前期已给付的工程款1960万元,被告三河市水务局尚欠付被告金源公司施工工程费2522.88万元,被告三河市水务局作为发包方应当在上述欠付款项范围内对作为实际施工人的原告承担责任。证据六、销项发票清单及三份业务回单。证明被告三河市水务局已支付被告金源公司工程款1960万元,原告已为被告金源公司开具了1960万元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但被告金源公司仅支付了原告工程款1660万元,无故扣留300万元。证据七、河北三河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明细账查询2页、税收完税证明7份、刘满身份证复印件及情况说明1份。证明在被告金源公司领取1000万元及960万元工程款时,原告应被告金源公司的要求,分别于2018年3月26日及2018年7月2日为金源公司垫付了税款222819.82元及216173.98元,被告金源公司应当支付原告垫付的该款项并赔偿原告的利息损失。证据八、河北省农村信用社普通贷记业务凭证、业务收费凭证、业务支付凭证9组、证明1份及刘满身份证复印件和情况说明1份、刘满银行转账凭证。证明2018年5月15日至2018年7月20日期间,原告先后9次通过三河市凤楠汽车运输队的账户给被告金源公司转款用于支付材料供应商材料款,但2018年7月20日原告支付的327078元,被告金源公司仅支付了50000元,导致原告不得不另行再支付材料款277078元。
原告另就税金的问题出具了《情况说明》,进一步说明其主张由金源公司支付300万元工程款及要求金源公司返还垫付的两笔税金及利息。
被告金源公司、三河市水务局对原告提交的上述证据未发表质证意见。
本院认为,被告北京建工金源环保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三河市水务局经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应视为其放弃举证及对对方证据进行质证的权利,相应后果由其自行承担,本院对原告提交的证据予以确认。
本院经审查,认定事实如下:2017年9月18日,被告金源公司与被告三河市水务局签订《建设项目工程总承包合同》,约定由被告金源公司负责案涉工程的勘察、设计、施工至工程竣工验收的全部工作,合同总价款暂计43651969元,实际施工工程费金额以三河市评审中心评审结论为准,并以评审结论金额作为工程中间拨款依据,EPC总承包结算金额以审计部门出具的决算审计报告中承包方总承包范围内金额为准。合同第13条预付款,承包人缴纳总合同额10%的履约保证金后,发包人支付30%的预付款。预付款的抵扣方式、抵扣比例和抵扣时间安排:审计部门出具的审计报告后,工程竣工验收合格一年退还。第14条工程进度款。工程竣工验收合格后付至合同价款的60%(含预付款),余款以审计部门出具的审计报告为准,工程竣工验收合格一年后付清。
2017年9月27日,原告与被告金源公司签订《建设项目工程承包合同》,约定金源公司将上述工程中除勘测、设计之外的全部工程发包给原告,工程价款暂计41129814.04元,具体金额以三河市评审中心评审结论金额为准。合同约定了被告金源公司在收到建设单位拨付的工程款,扣除税金后五个工作日内全额拨付给原告。2018年5月3日,双方签订《备忘录》,约定项目的所有主材、采购合同均由金源公司与供应商签订,原告将相应采购款汇入被告金源公司账户,由金源公司支付给供应商。合同签订后,原告以包工包料的方式负责上述项目的施工,于2019年10月15日竣工,并经被告三河市水务局相关单位验收合格。
2018年3月29日,被告三河市水务局向被告金源公司支付了1000万元预付款,被告金源公司于2019年4月4日向原告支付700万元。2018年7月24日,三河市水务局向被告金源公司支付工程款960万元,被告金源公司于2019年7月26日向原告支付工程960万元。原告共计收到被告金源公司支付的施工工程款1660万元。
2018年3月26日、2018年7月2日,原告应被告金源公司的要求,分别为金源公司垫付了税款222819.82元及216173.98元,该款项被告金源公司未支付给原告。
2018年7月20日,原告按照与金源公司签署的《备忘录》要求将材料款327078元汇入被告金源公司账户,用于支付材料款,原告认可被告金源公司向材料供应商支付了5万元,后原告另行支付材料款277078元。
2020年6月12日,三河市财政投资评审中心委托第三方机构对涉案项目做出评审结论,审定后金额4482.88万元(不含勘测、设计费用)。被告三河市水务局尚欠被告金源公司施工工程款2522.88万元。
本院认为,被告三河市水务局与被告金源公司就案涉工程签订《建设项目工程总承包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规定,应合法有效,双方均应按合同约定履行。被告金源公司签订上述合同后,与原告签订《建设项目工程承包合同》,将案涉工程中除勘测、设计之外的全部工程发包给原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七十二条第二款“总承包人或勘察、设计、施工承包人经发包人同意,可以将自己承包的部分工作交由第三人完成,第三人就其完成的工作成果与总承包人承担连带责任。承包人不得将其承包的全部建设工程分包给第三人或者将其承包的全部建设工程肢解以后以分包的名义分别转包给第三人”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二十八条规定“禁止承包单位将其承包的全部建筑工程转包给他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四条承包人非法转包、违法分包建设工程或者没有资质的实际施工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名义与他人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行为无效”之规定,被告金源公司将其承包的涉案工程整体转包给原告,违反法律规定,应属无效合同。原告主张与被告金源公司签订的合同无效,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原告在履行合同中,按约定完成涉案工程。被告三河市水务局于2018年3月29日向被告金源公司拨付预付款1000万元,2018年7月24日,三河市水务局向被告金源公司支付工程款960万元,原告认可2018年4月4日收到700万元,于2019年7月26日收到工程款960万元。根据原告与被告金源公司签订的合同约定,被告金源公司应于收到建设单位拨付的工程款,扣除税金后五个工作日全额拨付给原告。因原告已为被告金源公司开具了1960万元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原告主张其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进项税额完全可以抵扣金金源公司的销项税,金源公司在收取三河市水务局支付的1960万元工程款时,实际上并未承担任何税款,所有的税款均是由原告承担,被告金源公司收到1960万元工程款仅向原告支付了1660万元,无故扣留300万元。现原告主张由被告金源公司支付300万元,有事实和合同依据,本院予以支持。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的规定,当事人对欠付工程价款利息计付标准有约定的,按照约定处理;没有约定的,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息。因自2019年8月20日起,中国人民银行已经授权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于每月20日9点30分公布贷款市场报价利率,中国人民银行贷款基准利率这一标准已经取消。现原告主张因与被告金源公司签订的合同无效,根据实际损失要求被告金源公司按照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同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标准向原告支付欠付工程款300万元的利息,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关于利息的起算时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利息从应付工程价款之日计付”之规定,原告主张被告金源公司自2018年4月5日至实际付清之日止的利息,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予以支持。
三河市水务局分别于2018年3月29日拨付预付1000万元,2018年7月24日拨付960万元,在拨款前,金源公司需开具等额发票,根据税务总局《纳税人跨县(市、区)提供建筑服务增值税征收管理暂行办法》,金源公司系跨县市区提供建筑服务,需要分别预缴税金222819.82元及216173.98元,该两笔款项由原告垫付,但金源公司一直未支付给原告,现原告主张返还其垫付的税金及按照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同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标准,以222819.82元为基数,自2018年3月26日至实际付清之日止的利息;以216173.98元为基数,自2018年7月2日至实际付清之日止的利息。原告此项主张提供了相关证据,本院予以支持。
原告与被告金源公司签署的《备忘录》第2条、第4条约定,项目的所有主材的采购合同均由甲方即金源公司与供应商签订,采购款项的支付,需要乙方即原告将对应采购款项汇入金源公司账号,由金源公司支付于供应商。原告于2018年7月20日将材料款327078元汇入被告金源公司账户,原告自认被告金源公司向材料供应商支付了5万元,后原告另行支付材料款277078元。被告金源公司未按约定履行材料款的支付,现原告主张被告金源公司返还277078元,并以277078元为基数,按照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同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标准计算利息,有事实依据,且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涉案工程由原告施工,于2019年10月15日竣工,并经被告三河市水务局相关单位验收合格。被告三河市水务局与被告金源公司以及原告与被告金源公司签订的建设工程合同中均约定施工工程价款具体金额以三河市评审中心评审结论金额为准。2020年6月12日,三河市财政投资评审中心委托第三方机构对涉案项目做出评审结论,审定后金额4482.88万元(不含勘测、设计费用)。被告三河市水务局已向被告金源公司支付施工工程款1960万元,现尚欠施工工程款2522.88万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涉案工程由原告施工至竣工并验收合格已满一年,现原告参照与金源公司签订的合同约定施工工程价款向被告三河市水务局主张支付剩余工程款2522.88万元,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七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四条、第十七条、第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确认原告华北铁建建设有限公司三河分公司与被告北京建工金源环保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签订的《建设项目工程承包合同》无效;
二、被告北京建工金源环保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给付原告华北铁建建设有限公司三河分公司工程款人民币3716071.8元,并以3000000元为基数,按照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同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标准向原告支付自2018年4月5日至实际付清之日的利息;以222819.82元为基数,按照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同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标准向原告支付自2018年3月26日至实际付清之日止的利息;以216173.98元为基数,按照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同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标准向原告支付自2018年7月2日至实际付清之日止的利息;以277078元为基数,按照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同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标准向原告支付自2018年7月20日至实际付清之日止的利息;
三、被告三河市水务局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给付原告华北铁建建设有限公司三河分公司施工工程款人民币25228800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93978元,保全费5000元,由北京建工金源环保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张 欣
审 判 员  史纪红
审 判 员  李成佳
二〇二〇年十月三十日
法官助理  丁宗发
书 记 员  孙 帅

何宁

何宁律师,男,汉族,出生于湖北黄冈武穴,毕业于北京大学,专职律师,现执业于河北张国庆律师事务所,执业证号11310201510305864。何宁律师系河北兴达建工集团有限公司、香河展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三河市新宏昌专用车有限公司、北京复昌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三河市方圆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等众多公司常年法律顾问。执业范围:专长民商事合同纠纷类案件,刑事辩护及行政诉讼亦有涉猎。执业地区:主要为河北廊坊北三县(三河、大厂、香河)及北京。常去法院:三河市人民法院、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何宁律师承办了大量典型案例,最高人民法院裁判文书网可查。何宁律师联系电话:13366855952(微信同号)。

联系律师